LP TIM 坤聘 

 

佛牌界裡講到坤聘自然就想到鑾甫添,而行家們更會問是哪個鑾甫添,因為以鑾甫添為名的高僧就有好幾位,為了避免混淆所以鑾甫添才有歪頭添這個綽號(Aui Tao Tim)歪頭添的坤聘是行家都想要,是非常難得的佛牌,而且價格也不便宜,在佛牌市場上則是膺品充斥,真品稀少。

  當年鑾甫添鑄造坤聘時,只擁有兩個模具,剛好一大模一小模。佛牌比賽都也只承認以上所提到的模具。

  鑾甫添的坤聘有兩種稱呼:
1 坤聘逢派坤曼(Khun Phan Phongpraikuman),意譯坤聘骨灰靈童。
2 呦坤碰般該(Yod Khun Phon Baarn Kai)呦坤碰是大將軍的意思,而般該則是樾拉韓萊的廟址。

  佛曆2514年,鑾甫添的在家大徒弟,摩臘再則仁(Mor Larp Choijaruen)是舍幕巴幹(Semutprakan)人氏,娶拉勇人為妻,所以才搬遷到拉勇定居生活。摩臘本來是一位土醫,擁有高深的法力。不過從妻子口中得知家鄉有一位高僧,精通玄術,此高僧正是鑾甫添。

  久聞鑾甫添大名後,摩臘決定攜妻兒投靠樾拉哇里(Wat Rai wa li),此乃樾拉韓萊(Wat Rahan rai)的舊稱,投鑾甫添門下學法術。

  學了數年之後,盡得鑾甫添的真傳。一天,鑾甫添召摩臘前來晉見,表示該年是靈異年,凡做靈異的信物都特別靈驗。摩臘便問鑾甫添什麼信物最理想?
鑾甫添表示要鑄造逢派坤曼。鑾甫添要求摩臘負責進行一些儀式,由於鑾甫添是出家人持有227條誡律,不便參予,得要藉助摩臘的法師身分才可成事。摩臘聆聽後,非常樂意的接下此重任。

  鑾甫添得知樾拉韓再(wat Ra han Yai)的廟裡,剛好有一位叫咩宋(Mae Som)的婦女意外兇死,而且身懷胎兒。死之日剛好在星期六,家人把她的屍體放置在樾拉韓,等待進行誦經迴向儀式,準備於星期二進行火葬儀式。而這正符合了逢派坤曼的條件,以星期六去世、星期二火化的才特別靈驗。於是鑾甫添就吩咐摩臘去跟死者家屬說項,要提煉同時夭折的嬰兒為天嬰。因為是一屍兩命,母親的怨氣特別重,而且會陰魂不散地流連凡間。若把嬰兒‘提升’為嬰靈後,得助世人得福報,無形中也爲自己修得福報,再把福報迴向給母親。就可提升為果位,母親不用再受因果輪迴之苦而得於脫離三塗苦,往生淨土。

  咩宋的家人知道後都覺得很有道理,尤其此乃鑾甫添大師的意願,自然欣然答應。於是鑾甫添便準備儀式的一切必需品,於星期二的夜晚,摩臘來接收鑾甫添的一支密摩法刀,是進行儀式的重要工具。直到半夜,當月亮位處天空正中時,摩臘來到燒屍的墳場。此時咩宋的棺木已放在燒屍的高架上,下面以堆滿木柴,準備隔日要進行火葬。

  摩臘獨自悄悄地來到焚屍場,之前因鑾甫添已吩咐咩宋家人保密,不可向外人洩漏。於是到半夜時,家人便各自散去以方便摩臘進行儀式。摩臘來到焚屍亭前,首先拿出密摩法刀往地上一插,念了段經咒後,拔出法刀爬上石階到棺木前。摩臘用手把棺木一開,只見咩宋突然睜大雙眼,廟裡的狗也在此時發出陣陣詭異的吠聲,冷風撲面而來,寒氣入骨。

  摩臘是經驗豐富的法師,臨危不亂,非常鎮定地提起左手,唸了一句經咒後,往咩宋的臉上一蓋,咩宋登時閉上了眼睛。此時摩臘取出一張寫滿符咒的手巾,放在女屍身旁,接著取出密摩咐在嘴上,再唸一段經咒,就往咩宋的肚子插下,露出了胎盤。摩臘用手巾將胎盤包裹起來,綁在身上,再把母屍佈置好,蓋棺後就往石階走了下來,直往樾拉韓萊走去。

  當摩臘走到地面時,卻聽到陣陣女人的聲音說:把我小孩還來。摩臘一邊安撫著嬰骸,頭也不回的急步往樾拉韓萊的大雄寶殿走去。幸好摩臘並未回頭查看,否則可能早已丟失性命。

  到達大雄寶殿後,鑾甫添早已設壇等候;當摩臘把嬰骸交給鑾甫添後,鑾甫添將之置放在供盤上,關上大雄寶殿的大門,獨自誦經加持至清晨。

  鑾甫添共持了七夜的經咒,以提升嬰靈的果位。如成功提昇的話,嬰靈可憑果位享有五百年的歲月。果然七夜之後,嬰骸顯現出了第一個神通,就是肉身並未腐化,而且還露出小孩的模樣,有如安詳的熟睡著。其次,嬰靈給鑾甫添靈通,彼此有說有笑,並了解了自己所受因緣。

  直到時機成熟的一天夜裡,鑾甫添召喚摩臘前來會面,並將嬰骸交與摩臘,命摩臘把嬰骸打碎磨成粉末。當摩臘把嬰骸放進石臼裡,用石槌往下敲之際,突升一股火燄;摩臘不為所動,仍然不停地往下槌,直到火燄漸漸熄滅,摩臘就把粉末盛起,交給鑾甫添。

  鑾甫添擇吉日後,集合了許多收集的聖土,藥材等種種原料,參合提煉的嬰骸粉(Phong Prai Kuman)攪拌均勻。由於參進頂尖的聖水,混合團成軟泥狀,就可以開始印製坤聘佛牌。

  印製佛牌時,鑾甫添邀請了一位法號鑾波喬(Luang Phor Kaew)吉沙羅(Kitsalo)的高僧,行印佛牌開禮儀式。

  鑾波喬吉沙羅出家前是一位精通法術的大盜,警方曾多次追緝,卻都無法將他逮捕歸案。全因鑾波喬吉沙羅精通隱身法及其他驚人法力。鑾波喬吉沙羅尤其擁有超強的人緣法力,同時擁有12位妻妾,同住一個屋簷下,堪稱奇中之奇。最後由於鑾波喬已出家為僧,警方也就不再追究從前的罪行。

  鑾甫添選他就是因為超強的人緣,以他來行印佛牌禮,可增加特殊的情緣功力於佛牌上,鑾甫喬初印製的佛牌是九枚大的坤聘以及九枚小的坤聘派坤曼。之後將滲好的坤聘原料收藏於佛舍裡。

  於2514年到2517年期間,由鑾甫添的徒弟摩臘負責印製坤聘佛牌,總共印製了約兩千多枚大的坤聘;牌後面印有沙里卡塔固(Tragrud Salika)的有兩百多枚;粉紅色的兩百多枚、黑色藥草約百多枚,而白色的就有兩千枚;合共大模坤聘,並不超過兩千五百枚。

  至於小模的逢派坤曼則有大概五千枚,分別有白、黑、紅、黃,共四色;以黃色逢派坤曼為極品。因小黃色坤聘是人緣極品的金花來製作,全泰國只生產20枚、黑色一千枚、紅色一千枚、白色三千枚。

  當時凡到廟裡奉請坤聘大枚的只需捐20泰銖,小枚的只要10泰銖。大多數善信都比較喜歡奉請銅製的佛牌,或許是因為銅製的佛牌耐跌不容易破吧!

  由於坤聘是用粉製,所以當時很少善信奉請,最後也因此而製造了有沙里卡塔固的坤聘。事緣當時坤聘無人奉請,有徒弟就建議以鑾甫添擅長製作的沙里卡塔固,將之放在大模的坤聘後面,吸引善信的青睞。

  沙里卡是一種鳥類,泰國人稱沙里卡玲通(Salika Linthong),是金舌鳥的意思。牠喜歡施展金嗓子,唱出悅耳的叫聲,讓人聽出耳油。

  鑾甫添製作此塔固,只選在星期一的人緣日才進行。於清晨六時左右,備好銅片與鐵筆,誦唸請天神經咒,拿起鐵筆咐在嘴邊持咒後,就下筆把經咒寫在銅片上。當鑾甫添寫下經咒時,金舌鳥就會吹起悅耳的聲樂,聞者紛紛稱奇,由鑾甫添進身弟子親身體驗印證。

  可能是鑾甫添年事已高,總共只寫了不超過三百對;而塔固有分公母,配對成雙。所以坤聘大模凡有置沙里卡塔固的,都屬最後期所印製的,大約於2518年才印製完畢。

  坤聘逢派坤曼全布製出後,都會塗上一層金色的漆。這種漆是六十年代由中國進口,市場上已無此漆料,只要認定這種漆料,就可從中辨認真膺坤聘派坤曼。不過也有一小部份沒有塗上金漆,如今未塗金漆者較貴,因為物以稀為貴。

  現在大模的坤聘派坤曼市價介於十萬泰銖之間,佩帶後生活必有大的改善,做生意的生意興隆,離財源廣進之日不遠。如得財富,必須多做善事,迴向於派坤曼及其母親咩宋以及鑾甫添。信眾越多做善事就可得到更大的福報。

明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