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龍王 

 

[澤督康]全名為[澤督康喃瑪貼],廣東人稱[執到金]意思就是[拾到金]!

  澤督康在泰國市場中,每天交易額高達逾億(約280萬美元),足見此牌之魅力驚人。奉請此牌並不容易,每天約有近萬人湧至佛寺搶購,曾因此發生踩傷人及踩死人的事件,然而信眾熱度依然不減。甚至連泰國前首相乃川及操哇里都去主持法會,許多軍界高官、明星及名人,皆出資聯合寺廟或慈善團體籌造澤督康佛牌。一般籌到的金錢皆用來修建佛寺,慈善院或醫院等。

  佛曆2530年,洛坤建叻孟時,資金不足。籌委會經過開會,決定鑄造一批佛牌籌措資金。諮詢過坤潘後,就決定由坤潘主理佛牌的設計工作。隔日,坤潘就呈了一張[澤督康]加[喃瑪貼]的草圖。

  經過製模,試印之後一看,圖像正是[澤督康]和[喃瑪貼]兩兄弟的結合體,所以佛牌的法像有四雙手。坤潘說應該讓兩位神的名字結合起來,讓世人容易稱呼,因此產生[澤督康喃瑪貼]這個名字。

  初期的澤督康佛牌,直徑約兩寸多,整枚佛牌猶如餅乾般大塊。以前的人比較含蓄,不敢佩戴,怕人見到會以為神經有問題。第一批澤督康出廟價為49銖,凡奉請兩枚者98銖,還多送一枚。

  當時很多人都是以做善事的心態,有人捐五百,也有人捐五千,都拿了一大箱的澤督康回家,回家後又因為很大不敢戴,送朋友朋友也嫌太大,又不敢亂放怕得罪祂,最後沒辦法甚至有人拋進海裡!但是這些拋進海裡的人現在可要搥心肝了,因為那批澤督康現在已經炒到下至三、五十萬,高則到百萬銖!

  澤督康高漲的原因流傳有幾個版本,其中最轟動的版本如下。

  佛曆2530年8月3日,洛坤洗叻孟的籌委會運送八面城柱至曼谷皇宮,當日吉時開光儀式時,由泰皇以經粉親自爲城柱點睛。儀式完畢後,叻孟籌委會就贈給泰皇十三枚的頭期澤督康佛牌。

  泰皇接下後拿回皇宮收藏,一收就是十多年。佛曆2546年時,泰國某報刊及電視台都紛紛報導以下事件。

  某天,泰皇身體不適,就去其父皇的醫院做檢查(洗禮叻醫院)。醫生發現泰皇發高燒,需打退熱針。醫生準備好要替泰皇進行注射時,卻發現怎樣也無法打入泰皇的聖體。於是醫生便恭敬的問泰皇身上是否有配戴任何聖物?

  泰皇徐徐地從身上拿出一枚餅乾大的佛牌,交給醫生。醫生恭敬的將佛牌放在檯上,接著,就順利的爲泰皇打完了針。

  事後醫生出於好奇,恭敬的詢問泰皇那是什麼佛牌?泰皇說是洛坤洗譚馬叻的城柱廟所印製的佛牌,名叫[蘇麗仁曾他]也就是澤督康佛牌。

  當時此佛牌的市價介於一至二萬間,經過醫生與佛牌商分享了與泰皇的神奇經歷後,消息便猶如爆炸般傳開。民眾們都認為連泰皇都配戴的佛牌必定是至寶,至此之後澤督康的身價便水漲船高。

  之後,只要製造澤督康佛牌,還沒出廟就已經搶購一空,連訂購單都可雙倍價錢出讓。泰國其他寺廟見此榮景,紛紛跟進。佛曆2547年前,澤督康指出產十來批;2549年時,已出現百批;2550年,市場上已經出現上千批!現在仍有更多的佛寺跟進鑄造。

  坊間有人認為,這是澤督康在泰國發生了政變,處於多事之秋時大顯威靈,令信眾全心投入炒佛牌及訂購佛牌,好讓他們忘卻社會的不穩定以及泰南的不安寧。澤督康狂潮更是佛牌界前所未有的景象,所以更有信眾認為澤督康的出現,是為了挽救全泰國各領域及各階層的經濟,帶動各行各業的興旺。

  在泰國,不分社會階層,每個人都配戴一枚澤督康佛牌,而且都配戴在外面。女人配戴在外面是因為牌太大枚跟胸部擠很不舒服,男人配戴在外面是因為男人屬陽性,澤督康原名[蘇麗仁]代表太陽神,所以要配戴在外面吸收陽光,才能發揮更大的威力。很多人試驗過後覺得真的有效,所以流傳開來,所以現在的信徒都自然而然的配戴在外面,再也不會覺得失態或失禮了。現在也許多年輕人喜歡配戴澤督康,沒為什麼,就是為了想跟上潮流!

  配戴者只要心存慈悲、感恩,善念必得澤督康喃瑪貼財神庇祐,必可財運亨通。
  

  澤督康的由來:佛曆743年洗猜朝代,距今約有一千三百多年的歷史,泰南有一個國土名[丹蓬玲城]。當時發生了大瘟疫,死了很多人民,只剩下寥寥數百民眾。當時的有一位國王因為在印度打敗戰,承了數艘帆船逃離。當漂流到丹蓬玲城一個名叫賽喬的沙灘時,因起大風浪被迫上岸停泊。此國王名叫[柏召洗譚馬蘇各叻]或[曾他拉巴奴]。

  停留了幾天,此國王視察此地,覺得地理環境相當不錯,就決定以此地為國,並取名為[蘇彎那逢]意即[黃金國]。國王讓船上的子民與士兵在此居住,並訓練兩位王子兵法。大王子名坤俊通賽那列,二王子名坤俊通考喬。國王接著帶領兩位王子及士兵們佔領了另外十二個小國,並以十二生肖命名,如下:

鼠 賽武里府
牛 北大年府
虎 吉芝丹州(馬來西亞)
兔 彭亨州(馬來西亞)
龍 吉打州(馬來西亞)
蛇 巴打隆府
馬 得郎府
羊 村逢府
猴 察雅府
雞 沙烏勞府
狗 得卦芭府
豬 卡武裡府

  經過數年的征伐後,國王覺得兩個王子已經足夠成熟統治國家,於是就移交政權,冊封兩位王子為國王,而自己則帶著士兵,再次前往攻打印度,從此就沒有再回來過。而兩位王子統治國家後,將國家統治地井井有條,人民安居樂業。

  兩王子甚至親自巡視民間,為人民解決痛苦,深獲人民喜愛。當時他們的父王在印度也打了勝戰,調派了一萬五千名子民到黃金國居住,而且大多數是佛教徒。國王深受佛教影響,心想如果能奉請佛舍利到黃金國,必可保全民福康。於是親自到印度首都尋找釋迦僧團商議,終於分得一部份舍利子,由當時的印度王子與公主,親自乘船把舍利子送到黃金國。當舍利子來到了黃金國時,全民歡騰恭迎佛寶。

  過後眾人商討長久供奉舍利子的方法,兩王子建議建造舍利塔。得到全民支持後,國人紛紛出錢出力,興建了數年,終於把舍利塔建成。於吉時吉日,由印度王子與公主親自把佛陀的舍利子奉於法座上,再把牆壁封起來,供民眾去膜拜。

  經過了數十年,兩位王子相繼去逝。人民為了紀念兩位慈愛的王子,就建議在舍利塔階級的兩邊鑄造兩位王子的肖像。並尊稱位於右手邊的兄長為[澤督康]左手邊的弟弟為[喃瑪貼]。經過長久的流傳,演變成現在的[澤督康喃瑪貼]。

明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